三轮车车神水哥。

这里江问水。
姑且算个文手,cp吃的很杂。
和朋友的企划tag是↑↓↓↑
偶尔画画然后跳跳宅舞。
全职凹凸小英雄小马基本都有看。
游戏的话,Els剑三。
欢迎扩列1474113016✨

Light⑤(游乐园上篇)

我终于更了!!
最近都不好意思打警察雷x抑郁症卡了。
现在多喂你们一点小甜品。
老样子前文戳头,阅读愉快!!
白水想看的回忆杀 @白水🍡 和黑鱼想看的暴打太子! @Gliscor
ps.再强调一次雷鸣是卡米尔以前的名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你我二人的呐喊,如若能就此贯穿到世界尽头就好了。

  当夏日清晨的第一束阳光落在少年的床上时,少年便睁开了眼。窗外树枝上叽叽喳喳叫着的鸟儿仿佛在向少年报告新一天的讯息。托昨晚酒精的福,卡米尔这一觉睡得很好,往往常做的噩梦也没有再出现。

  此时,门外适时地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 “卡米尔,该起床了。”

  “我知道了,大哥。”

  雷狮听到房间里传来卡米尔的声音后,便转身下了楼。自然地走到厨房里,将热好的牛奶与烤好的面包放在了餐桌上,坐在餐桌旁看起了报纸。这个习惯在雷狮很小的时候就有了,那个时候雷鸣也还在。

  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调皮的落在报纸上,晃了雷狮的眼。

  雷狮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古板的人,不接受每天在电视上看新闻的这个习惯。所以从小开始,雷狮就被父亲强迫着去看那些深奥的、无法理解的文章。然后雷狮会把报纸悄悄地收起来,拿给那个总爱看书的弟弟。每次少年看到自己拿来的报纸时所露出的短暂而温暖的笑容,是雷狮最喜欢的。

  回忆被卡米尔拖动椅子的声音打断,虽然声音并不大,但也足以将雷狮的注意力吸引回来。

  “早上好,大哥。”

  “早,卡米尔。”

  青年将手中报纸放下,抬起手来贴在杯壁上试了试牛奶的温度,随后推到了少年的面前。

  “吃早餐,吃完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 所谓“食不言,寝不语”。雷狮当然不知道卡米尔也是接受过很好的教育的人。他只是觉得少年不同于其他孤儿那样狼吞虎咽的吃饭,让他很满意——毕竟这样,他可以省下很多时间来做别的,比如早些出发去游乐园。

  于是十分钟后,两人一起踏上了去游乐园的路。也许是路有些长,也可能是阳光太暖,卡米尔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在梦里,他回忆起了很久很久以前,他和他的“英雄”的事。

  回想起来这个故事的剧情十分老套,但在卡米尔的记忆中,那可能是他至今见过的,最接近书中英雄故事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了。

  那天下着雨,年幼的卡米尔刚从图书馆出来,便被突如其来的小雨堵住去路,前往他的秘密基地——花园的去路。枝繁叶茂的植物们能够帮助卡米尔躲开那些找他麻烦的人,特别是雷家的大少爷,也就是雷狮的哥哥。卡米尔大概知道这个大少爷为什么会找他的麻烦,但雷狮在的时候,这位少爷是绝对不会出现的。可是今天,雷狮不在这里。

  “雷鸣——”

  卡米尔刚想把书收到衣服里,趁着雨还不大,淋着雨跑到花园躲起来,身后便传来了那个讨厌的声音。

  “大少爷。”

  少年不得不转过身去向这位大少爷鞠躬问好。

  虽然是雷狮的亲哥哥,但大少爷给卡米尔的感觉却与雷狮给他的感觉没有任何的共同点——雷狮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,可以说是爱憎分明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;大少爷则是有两副面孔的人,一副温文尔雅并且谦虚阿谀奉承,另一副则是阴狠毒辣并且不择手段。

  “你怀里的东西是什么?”

  “是书,大少爷。”
 

  大少爷微微扬起的嘴角让卡米尔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 “书?你应该没有权利进去图书馆吧?雷鸣。”大少爷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笑意,“偷窃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  “大少爷您应该很清楚,没有身份卡,我是无法进入图书馆的。”少年盯着地面,“卡我是没有办法弄到的。”

  “哦?还强词夺理?”卡米尔的回话明显让大少爷有了些不爽的情绪,“我的卡就不见了。”

  “那可能是大少爷不小心放在哪里了吧。”

  “你这是质疑我?!”那人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,“那你把卡给我看看我不就知道是不是我的了?”

  “抱歉,就算有我也不能给您,何况我真的没有拿到身份卡。”

  其实他的身上是有卡的,而且是雷狮的身份卡。大少爷大概也是猜到了这一点,所以特意来找他麻烦。卡米尔当然不会让大少爷有机会挑自家大哥的刺,只要不让他拿到身份卡就好。身份卡外借在这个家里可不算是什么小错误。

  “你是不准备听我的话了吗?!雷鸣。”少年听出大少爷的声音里有了愤怒地情绪,“那你是真的偷了卡了?”

  “我没有偷。”

  “那让我猜猜……这张卡是雷狮借你的?”大少爷故意做出了一副惊讶的神情。

  “……”

  卡米尔没有回话,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大少爷,眼中没有一丝的波澜,但这种态度却激怒了大少爷。卡米尔没有想到对方会突然动起手来,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腹部传来的疼痛感就让他皱起了眉头,小小的身躯也就这样被踹倒在地上。可少年还是这样,平静地看着居高临下的大少爷。这眼神让大少爷不爽,这并不是他所追求的、渴望的、充满恐惧的眼神。

  “啧。”

  卡米尔侧躺在地上,将身体蜷缩成一团,一只手抱着书,另一只手抱着头。从小被打的次数太多,卡米尔也渐渐学会了怎样保护自己。只是身上传来的疼痛感是不能忽视的,这位少爷此刻正肆无忌惮的对他拳打脚踢。

  「过一会儿就好了。」

  少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而此刻,外面的雨突然大了起来。

  “哥哥,这可不是你能欺负的人。”

  当熟悉的声音响起,大少爷瞬间停止了动作,有些不爽地皱起了眉头。可是他巡视四周,都没有用找到雷狮的踪影,仿佛一切只是他的幻觉。

  “哥哥是在找我吗?”

  声音再一次传来,大少爷这次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声音所在的位置——这条走廊旁边的树上,于是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那个方向。而同时,少年逆光而来,如同英雄降世。虽然被雷狮一脚踩在脸上的大少爷可不这么想,雷狮借大少爷的脸作为落脚点,再次跳到了空中然后平稳落地。大少爷则是重心不稳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 而卡米尔第一次听到雷狮的声音时,他就找到了雷狮的位置,同时也看到了雷狮让他撤离的手势。于是在雷狮再一次吸引大少爷的注意力时,卡米尔迅速站起,离开了原地。

  当雷狮跳过来的时候,卡米尔感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快暂停。直到雷狮落地,这颗悬着的心才落下。

  “大哥。”小小的少年快速跑到了雷狮的身边,“您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 “啊……在这里睡午觉,突然下雨了就醒了。”雷狮一边活动着自己的脚踝,一边抬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,“怎么不还手?”

  “我……我的身份不允许我这么做,大哥。”

  然后他看见雷狮缓缓开口……

  “卡米尔?游乐场到了。”

  雷狮的声音不大,但浅眠的卡米尔却能很清晰地听到。然后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,盯着青年的脸发了一会儿呆。

  “大哥……”

  少年清醒了过来,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语被他生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 「您当时说了什么呢?」

  他不可能问出口,也没办法问。当他看到雷狮房间里小时候的自己的黑白相片时,他就知道,他没法开口了。

  “怎么?”

  卡米尔摇摇头,缓缓开口。

  “没什么,我们走吧,大哥。”

tbc.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三轮车车神水哥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