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轮车车神水哥。

这里江问水。
姑且算个文手,cp吃的很杂。
和朋友的企划tag是↑↓↓↑
偶尔画画然后跳跳宅舞。
全职凹凸小英雄小马基本都有看。
游戏的话,Els剑三。
欢迎扩列1474113016✨

Light③(警官雷×抑郁症患者卡)

啊……时隔两个月,我又回来更文了。
感觉有点衔接不上!但之后会努力的。
人设属于七创社,ooc属于我。
希望各位看官食用愉快。前文戳头。
希望各位能给一些意见!感激不尽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他第二次成了他的太阳。

  浴室里的灯光亮得有些刺眼,刚刚踏入浴室的少年有些不适应的闭了闭眼睛。浴缸边雷狮正蹲着给卡米尔放洗澡的热水,让他能好好的洗去身上的泥污和血迹,同时也暖暖身子。看着雷狮的侧脸,卡米尔很清楚的知道,这个人他很熟悉。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上次案件发生的时候,而是在更久之前——他还有“家”的时候。

  卡米尔出生在一个大家庭中,原本的名字是雷鸣。他的母亲是这个家庭中众多仆人中的一个,他的诞生成为了这个家族没有想过的意外——他是这个家男主人的弟弟和一个女仆的孩子。尽管外表与父亲十分相似,可卡米尔却有一双与母亲一样的蓝色眼睛。与众不同的蓝色眼睛。

  “那就是那个私生子吧!”

  雷鸣的母亲被赶出家门后,雷鸣——也就是卡米尔便没了依靠,他的生父并不承认他的存在。所以幼小的男孩不管走到哪里,背后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令人不快的议论声。或大或小,卡米尔都是听见的。可他没有办法,只能紧紧地抱着母亲留下来的书籍,找到一个安静的、没有人存在的地方,做自己喜欢的事——看书。对于年幼的卡米尔来说,书中的世界是千奇百怪的,让人向往的世界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封闭心门、与世隔绝。

  所以当雷狮从树枝上掉下来时,卡米尔是惊慌的。他下意识地拿起了书籍,想要离开这里,躲开那些流言蜚语。可没想到的是,那人拉住了他的脚,抬起头来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  “你是雷鸣对吧?拉我一把呗。”

  那个笑容深深地印在了卡米尔的心中。他永远不能忘记那种,心跳加速到仿佛要跳出来的感觉,心里的阴霾也都消失不见。那时的他鬼使神差地将雷狮拉了起来。那时的雷狮还和他一般高。

  “卡米尔……”耳边传来的声音将少年地思绪从回忆中拉出,“我腿有点麻了,拉我一把。”

  雷狮看到少年的瞳孔中出现了一丝光芒,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雷狮,让他的心跳不小心漏了几拍。然后他看见少年一步步地走到他的面前,每一步似乎都踩在了他的心跳上。少年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,可是他看到的,只是少年眼中的笑意和微微上扬的嘴角。

  这个笑容是让雷狮十分怀念的——他曾经见过同样的笑容,在很久以前。可是那个人已经离开很久了。记忆中的少年也拥有着湛蓝的眼睛,他在树上睡着掉下来后,他便看到了那双眼睛。那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时,居然露出几分笑意。但少年的表情控制得很好,很快便变回了原本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。

  卡米尔拍了拍雷狮的脸,将雷狮从呆滞的状态中拍醒了过来。雷狮突然有些无奈的笑了笑,少年则是不解地歪了歪头。

  “还起来吗?”

  “当然。”

  青年宽厚的手掌将少年的整个手掌都包住了,略高的温度从青年的手心传来,慢慢的将少年的手捂暖。两人就这么呆了一会儿,雷狮怕卡米尔的力量不够,借着卡米尔的力和自己杵着浴缸边缘的力,站了起来。

  “你手很凉啊。”少年听见青年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“洗个澡吧,衣服我过会儿给你拿过来。”

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 青年出去后,少年脱掉了衣服,将自己泡到了水里。门外并没有传来离开的脚步声,雷狮应该还在门口。 但少年并没有在意,而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。

  在那之后雷狮出现在卡米尔的视线范围内成了家常便饭。这让习惯了一个人的小小少年有些无所适从,但雷狮为了和他搞好关系,给他说了很多故事——关于海盗的故事。很意外的,少年喜欢这样的故事。从此之后,雷狮的身后总有一个小小的身影。

  两人兄弟关系被承认是在雷狮15岁的生日宴上。

  当时不适应这种热闹环境的卡米尔找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坐了下来,看着被人们拥戴着的雷狮,移不开视线。雷狮在少年眼中总是发着光的,不管是在做什么事,雷狮总是少年们的领导者。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个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,小小的微笑。

  “雷狮真是个怪胎啊……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大少爷,老爷更喜欢雷狮。”

  “是呀!明明又不是什么好孩子,还老惹事。”

  “他拒绝了很多老爷给他找的联姻的姑娘呢!不会是个同……”

  议论声戛然而止,话还没有说完的男孩眼前出现了一把餐刀,而那餐刀的刀尖距离他的眼睛只有几厘米的距离。周围的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,纷纷围了过来脸上皆是不爽的表情。似乎是对这个不被承认的私生子有些不满。

  “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!你这个私生子!谁给你的胆子!”

  那少年由于紧张,尖锐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抖。

  “我给的。”

  众人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,雷狮站在原地,声音还带着几分稚嫩,可周身的气场,却已经能让人感受到了压力。而卡米尔听到这个声音后冷静了下来,也松开了拿刀的手。刀具落在地上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
  “告诉他们怎么了,雷鸣。”

  “他说话侮辱哥……雷狮少爷。”

  虽然他也算是少爷,而且私底下雷狮也让他叫大哥。但是在这样的场合,卡米尔还是选择了一个较为保守称呼。雷狮看起来就十分不爽了。

  “你是我弟弟。所以——雷鸣,再说一次。”

  “……他出言侮辱大哥”

  听到这里,来到宴会的人们心中也都有了自己的判断,纷纷责怪起口出恶言的少年。雷狮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对卡米尔招了招手,少年想也没想,便跑了过去。

  “以后我就是大哥了,雷鸣。”

  “以后你做我弟弟吧,卡米尔。”浴室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“明天就去办手续。”

  他的光,又出现了。

  然后少年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 “……是,大哥。”

 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那阳光明媚的一天。

TBC

评论(10)
热度(97)

© 三轮车车神水哥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