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水水。

为了和太太们站在一个舞台上,我要努力更文了!

《Light》②

人设是七创社的,ooc是我的。
对抑郁症有什么描写不对的地方,还请各位看官和我说一下。
前篇 http://dhr67.lofter.com/post/1ccc9f15_1112d75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当你会为一个人紧张的时候,那么那个人一定已经在你心里,占有一个属于他的位置了。

  距离屠 杀事件过去已经有两个月了。犯 人在警察的搜查下还是没能逃过,最终落网。可与其说是那人没有逃过,不如说那人没有想过要逃——因为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。

  此刻天已经暗了下来。车窗外的风景不停的倒退,繁华的街道如同往日一样人来人往。而雷狮在工作结束后,被同事邀请决定去酒吧里喝两杯。但此刻他却在回家的旅途上。

  当雷狮说出要先回家放车之后才去喝酒,大家都觉得很惊讶——这并不是雷狮的作风。

   “倒不是怕酒驾被查到受处分,只是觉得太麻烦了。”

  对于这个说法,同事们突然赞同起来,并纷纷要回家放车。于是众人约定好了一个时间碰面,便各自回家了。

  而与往常不同的是雷狮的车速并不像以前那样跑的飞快,而是比较慢的向前行驶着。雷狮回想着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拥有蓝色眸子的少年,那少年看着他的眼神,让他感到无比的熟悉。也许是有心事的原因,雷狮突然发起了呆。而就在这时,突然从人行道上窜出一个人来。雷狮迅速回神并踩下了刹车,由于速度慢,车子的惯性并不是太大,那力度只是把对方推到在了地上。

  “啧。”

  雷狮突然有些不爽,因为刚才,他似乎回忆起了以前的事。可现在所有思路都被窜出来找死的这个人打乱了——开门,下车,关门。动作一气呵成。本来一肚子的怒火在看到地上坐着的人时,瞬间消失了。

  “卡米尔?”

  少年闻声抬起了头,湛蓝的眸子里倒映着雷狮的身影。

  雷狮打量着少年现在的模样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少年此时光着脚丫,在车灯的照射下雷狮看到了少年白皙的脚上粘满了泥土,而泥土发出的是如同 血 一般的腥味。他的脸上,衣服上也都有泥土,还有一些黑红色的痕迹。

  雷狮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安迷修对自己说过的话——

  “那个小孩,就是叫卡米尔那个。他有轻微的抑郁症。”

  雷狮又想起有谁说过——抑郁症患者非常容易去做一些极端的事。

  雷狮的脸突然黑了下来,他将少年从地上拉了起来,随后检查了一下身上有没有伤口。在确定了少年只有一点点擦伤后,雷狮心中的烦躁感消失了一些。可雷狮并没有轻松多久,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脑子里浮现——

  「如果 血 不是卡米尔的……」

  虽然雷狮并不相信这种事,毕竟卡米尔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。可是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。

  “还记得我吗?卡米尔。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干什么?”

  “……嗯。”

  雷狮看着卡米尔,而后者在发出一个单调的音节后便没了后续。雷狮的第二个问题如同石沉大海般,杳无音讯。见这种状况,雷狮只好把卡米尔抱到车上,先回自己家处理一下擦伤。可少年还没沾到座椅便说话了。

  “埋 尸 体。”

  卡米尔似乎是在这时候才接收到雷狮的第二个问题。少年说的话太突然,让雷狮冷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而他此时居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“真没想到我曾经想做却没做过的事居然被你先做了。”

  可面临的是尸 体,雷狮觉得有些棘手了。最疯狂的是他居然在想找到尸 体后,毁 尸 灭 迹的方法。毕竟对于一个杀 了人并且没有父母的未成年人如何惩罚,雷狮心里也没有底。

  “你把尸 体埋在哪里了?带我去找一下。还有,是谁的尸体。”

  雷狮只能把卡米尔放在座椅上后,又背起他。站在原地等待卡米尔的回答。

“在森林里,直走。”

雷狮也不等卡米尔回答第二个问题,便向森林里走了过去。由于是晚上,雷狮走得 十分小心。看不清路况让前进的速度慢了不少,而且雷狮还背着卡米尔。虽说卡米尔并没有多重,可背着还是让雷狮出了一层汗。

   “前面,堆了石堆。”

   “我看到了。”

  雷狮背着少年走了过去,他观察着四周,寻找着有没有人来过的踪迹。毕竟这种事情如果被发现了,那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。

  “虽然明白你是想给他做一个坟墓,但是这样太显眼了,卡米尔。”

  不一会儿,两人就到达了石堆所在的地方。雷狮把卡米尔放到地上后,卷起了衣袖,准备把尸体先挖出来。然后再决定怎么解决。

  “是猫的尸 体。它被车撞死了。”

  黑暗的森林里,少年清脆的声音在雷狮的耳畔响起。

  突然间,雷狮不知道还用什么样的表情,什么样的情绪来对待这个少年。他发现,自己对这个少年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少年听见黑暗中传出一声叹息。

  随后有风吹来,它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,在与云朵捉迷藏。它悄悄拨弄开树叶,却又在月光照射进来的一瞬间溜走。
  而月光下,雷狮对卡米尔伸出了手。
  
  卡米尔睁大了眼睛,目不转睛的盯着雷狮的脸——这一幕他太熟悉了。

  因为在几年前,也有一个人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,像这样对他伸出了手。也是在这样的月光下那个人笑着带给了他希望。然后他听见那人说——

  “要跟我回家吗?卡米尔。”

  一瞬间,卡米尔觉得,自己回到了以前的时候。眼眶突然红了,鼻子也有些发酸。

  “嗯。”

  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张依旧短小,希望各位看官看的愉快。我之前查了一下抑郁症的资料。然后发现,就是抑郁症患者会反应慢,所以卡卡说话比较慢。

评论(4)
热度(32)

© 一颗水水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