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水水。

为了和太太们站在一个舞台上,我要努力更文了!

《Light》①

雷卡现代paro。ooc慎。
警察监护人雷×抑郁症患者卡
应该是中篇。
意识流。改一下格式。

只有从深渊里被拯救出来的人才知道,被黑暗包围的时候,突然出现的一道光是多么的珍贵。

  当卡米尔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被红色填满。红色的天空、红色的土地和红色的尸 体。而他,他躲在角落里,躲开了这一次疯狂的杀 戮活动,就这样从一场屠 杀中活了下来。
  
  四周没有一点光,无尽的黑暗包围着少年颤抖的身躯。唯一有的,不知是昨夜留下的雨露落入水中的滴答声,还是被砍下悬挂着的头 颅未流干的血 液滴落在血泊之中的滴答声。

   次日凌晨六点,警察抵达了案发现场,而在观察现场寻找线索的时候,他们发现了躲在角落的卡米尔。

   那是雷狮和卡米尔的第一次相遇。

   雷狮是凹凸警局PIRATE小队的队长。在回到家两小时后被局长丹尼尔的一个电话召回了警局。而他的睡眠时间仅仅只是一个小时。到达局里之后,丹尼尔叙述了事件的全过程和事件所发生的地点。雷狮听完后只觉得这帮犯 罪分子比往常更极端了点。

  直到队友把犯 罪现场照片发送到局里,雷狮才感受到一股恶寒顺着脊梁慢慢分布到全身。

  “这些人,真变 态啊。”雷狮难得的皱了皱眉把手中的照片丢到了桌上。

  即使见过再多的血 腥场面,面对这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,还是让人作呕,不想再多看一眼。

  “你现在赶往现场,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信息。”丹尼尔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的看着他,“你去的话,应该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“你知道我没有好处是不会去的。”雷狮眯了眯眼,“你要知道我可是才睡了两个小时啊。”

  “加年终奖外加一个星期的假期。”丹尼尔用指节在桌子上敲了敲,“怎么样?”

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楼下警车里的安迷修已经等了很久了,一向脾气很好的安迷修此时也有些烦躁。雷狮才刚刚坐稳,把门关上,安迷修一脚油门就已经踩了下去。雷狮也不慌,慢慢的把安全带系好。口袋里的烟还没掏出来,安迷修就出声制止了他。

  “不要在我我车上展示你那些陋习,这样会害我找不到女朋友的。”安迷修这么说着,却将车窗都降了下来,“所以说——丹局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

  “安迷修你要知道,太古板的男人可是没人喜欢的。”雷狮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唇边,“有什么好处也没你什么事啊,骑士先生。”

  “多少年前的梗了。”安迷修叹了一口气。

  “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见到比我还中二的人。”雷狮靠着靠背,闭着眼准备睡一会儿,“印象深刻。”
之后两人一路无言。

  到达案发现场后,雨水倾盆而下。雷狮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,拿着手电走进了黑暗的地下赌场。而他仅仅站在门口,就已经闻到了血 腥味,让他感觉浑身不适。
而推开门后看到的场景,更是让雷狮不舒服。现实比照片看起来更加令人作呕——死者们的血液都混合在一起,一个赌场瞬间变成了血 池。血 液完全浸没了雷狮的鞋底,很多尸 体已经四分五裂,漂浮在血池当中。雷狮走到还算完整的实体旁边翻看了一下,在获取一些伤痕和死者信息后直起了身子,手电无意间照到了一个黑暗的角落。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因为手电的照射发出了蓝色的光芒。雷狮愣了一下,然后向光源走了过去。

  雷狮有点紧张,但并不害怕。因为就目前来说,能打过他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。他紧张的只是那曾经似乎见过的蓝色。

  如同天空一般的蓝色。

  雷狮走到了那个角落,毫不意外的找到了在那里瑟瑟发抖的少年——在尸 体包围圈里的,有着湛蓝瞳色的少年。
雷狮很久都没法忘记,少年见到他的时候,蓝色眼瞳中所闪过的耀眼的光芒。即使只是一瞬间,却也让人心动。
少年看到雷狮以后,低下了头望着满地的红色。他紧抿着嘴唇,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服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。
雷狮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,长期的工作使他变得有点冷血,所以他并不太懂得如何安慰人。 毕竟这并不是他负责的范围。可看着眼前的少年,雷狮却不受控制的蹲了下来,把手伸到少年的面前。

  “能站起来吗?”鬼使神差的,雷狮说出了这句话。
少年抬头看了看他,眼神黯淡无光。这样的少年让雷狮莫名的有些心疼。少年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,慢慢地把手搭在了雷狮所伸出来的手上。不知怎么的,雷狮突然觉得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了。

  雷狮没想到的是少年非常的轻,他只用了一点点力就把少年拉了起来。

  雷狮不负责审问所以也就没有说多余的话,只是将少年抱起,向门外走去。少年很安静,如果不是少年的呼吸还会偶尔拍打在他的皮肤上,他甚至认为——他抱着的是一个尸体。

  直到走到室外,雨水混合着泥土的气息传入少年的鼻子里,少年的表情才有了变化——那是一种几乎要哭出来又拼命忍住的表情。雷狮把少年放在车上,揉了揉他柔软的黑发,随后有些好笑地靠在车边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些事。

  而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。

  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多大?”

  雷狮听到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“卡米尔。15岁。”

  这是一切开始。

  可雷狮没有想到,之后见到卡米尔,又是在一片血色当中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。大概是想写一个雷狮拯救卡卡的故事吧。就是文笔太差写不出那种感觉。不过还是希望食用愉快。

评论(5)
热度(25)

© 一颗水水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